上一秒欢笑 下一秒哭泣

刚好的过度期

也许有那么一间古宅 有这么一个天井

有老木头扶梯、楼板  踩上去咯吱咯吱响

……


你有你的 我有我的 你有我没有的 我何尝没有你有的呢

有什么不同?


不是人不自由,是心

每个细胞都散发着绝望的气息

比如我想要养一只宠物,比如我想要跟你好好相处,比如我想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比如……

我不能,我不能,我不能

抱歉,我都不能

用手机拍的

Alex

你可千万别像你爸啊

文/墨


每次给我妈打电话听她数落我爸是一个必须的程序,按照我家惯例,我妈先是把我爸最近的做得不对的地方添油加醋说一番,然后郑重的警告我,“你可千万不能像你爸啊,他太倔,太硬,做人啊要活泛一点。”

我记得儿时有一次陪我爸在单位开会,体制内企业,走程序的事比较多,我爸本身就烦这样的会,他就抱着我在后排看《二战史》,爷俩看的津津有味,目不转睛。然后有个领导不开眼,叫我爸总结一下最近的工作内容,我爸拍拍屁股说:“最近挺清闲,没什么事,就是喝喝茶水磕磕瓜子。”

周围一圈人捂着嘴偷笑,我爸搞不清楚状况,茫然四顾。领导皱了皱眉,又问:“就没有一些具体的工作内容...

我不知道你怎么了

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我们怎么了

不堪回首

不好意思又到这么晚了

宿舍的妹子们基本上都已经躺下 睡着的就那么几个 不过其他至少躺下了 没有人说话了
我还抱着电脑盘腿坐着

以前我怕黑 怕下雨的夜晚 现在觉得无所谓 我问自己是不怕了吗 答案是 不是 只是不在乎那些 怕还是怕 不强迫自己不怕 也不逃避 只是无所谓

夜盲症没有痊愈(这个症状可以被治愈吗 用痊愈可以吗 反正我早就不吃有关这个症状的任何药物了 看起来还是有治愈的可能的 因为当初也吃过药 药不能停啊)还是看不清暗处 只是 不似从前 可以停下来不前行 等待有人带我过去或者有光亮 我清楚目之所及 再看不清楚看不到 我都不能停下来 因为不会有人带我走 因为我没时间等待“光亮” 因为我正追赶的前面的...

我一直是念旧的人 这样不好

我说我是这样的人 他说 你不是 至少看不出来啊

然后 看到 我再次经历这样的事情 遇到这样的人 突然相信 他说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 真的看不出来 你把这些是怎样隐藏的

我说 你只是没有看到我遇到这样的人 所以才以为我是那样而不是这样

我也是如你们一般的人

不要忘记了

1 / 2

© 我已久飘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