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又到这么晚了

宿舍的妹子们基本上都已经躺下 睡着的就那么几个 不过其他至少躺下了 没有人说话了
我还抱着电脑盘腿坐着

以前我怕黑 怕下雨的夜晚 现在觉得无所谓 我问自己是不怕了吗 答案是 不是 只是不在乎那些 怕还是怕 不强迫自己不怕 也不逃避 只是无所谓

夜盲症没有痊愈(这个症状可以被治愈吗 用痊愈可以吗 反正我早就不吃有关这个症状的任何药物了 看起来还是有治愈的可能的 因为当初也吃过药 药不能停啊)还是看不清暗处 只是 不似从前 可以停下来不前行 等待有人带我过去或者有光亮 我清楚目之所及 再看不清楚看不到 我都不能停下来 因为不会有人带我走 因为我没时间等待“光亮” 因为我正追赶的前面的某人是不会返途带我走或者停下来等我的 所以怕也得向前 看不到闭着眼还得继续向前
算了

不知道自己在表达什么 就当是碎碎念吧

评论
热度(2)

© 我已久飘零 | Powered by LOFTER